1216-01

1216-02

打海洛因就是找死。——洁丝,墨尔本模特,27岁,可卡因拥趸

洁丝是个职业模特儿,这意味着,她不用自己掏钱买可卡因,有人请她吸。

「只要你愿意来一些社交场合,大把机会碰上免费的可卡因。」洁丝说。

可卡因很贵。在墨尔本,视纯度一克三到六百澳元不等(1澳元约合5元人民币),一个老手一个月可以吸掉两万澳元。

「吸完以后,感觉精力十足,脑速飞快,自信爆棚,情绪高涨,无数的气流围绕着你,可以一直跳舞,或神采奕奕地聊天。」洁丝形容可卡因带来的感受。

1216-03

在洁丝眼里,可卡因是温驯的宠物,「不用它你也不会要死要活的,比较容易控制,不至于搞砸你的生活。」

而海洛因是恐怖的怪兽,「我认识几个姑娘,都是被男朋友带上这条路,现在这些姑娘在夜店跳脱衣舞挣钱,为了供自己和男友打几针海洛因,好好的人生算是毁了!」

「原来她们都是纯良少女,现在她们可以直视你的眼睛,面不红心不跳地撒谎,只要撒谎可以解决麻烦、搞到钱,她们会不假思索地选择撒谎。海洛因不但毁人生,还毁人格。」

洁丝曾在悉尼的公园里遇到过一个瘾君子,那个衣冠不整的中年男人请她帮忙,在他注射海洛因后叫醒他,不然他就没命了,「他当着我的面,挽起衣袖,用皮筋绑住精瘦的胳膊,一针扎进去,然后昏了过去。」

「三分钟后,我叫醒了他,我再也不想和这种人打交道了。」

(注:长期吸食可卡因,可导致精神障碍、知觉障碍、被害妄想。可卡因价格昂贵,是有钱人的宠物)

1216-04

选择「溜冰」,就是选择成为社会的渣滓,选择有朝一日死在阴沟里。——达米安,洛根市建筑工程师,24岁,大麻爱好者

达米安抽了十年大麻,从掺树叶子的粗制大麻到纯大麻到高档合成大麻,统统试过,最开心的事就是大麻派对,「几个哥们聚在一起,抽顿大麻,能互相对着傻乐一晚上。」

抽大麻的感觉,「简单说就是High嘛,思考力、感知力、幽默感,会数倍、数十倍地放大,睁开眼吃嘛儿嘛儿香,看啥啥可笑,闭上眼神游太虚、穿越古今。」

不神游太虚的时候,达米安是个规规矩矩的建筑工程师,收入不菲,身家清白,「没犯过啥事儿,最出格的事儿大概就是自己偷摸种大麻吧。后来也不干了,澳大利亚出了新政策,大麻马上就是合法食品了,正大光明买就行了。」

1216-05

在达米安看来,抽大麻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「奥巴马都抽过,也没影响他当总统。」

真正丢人的是「溜冰」,「那东西又毒又下流,搞上冰毒,你就离性病、精神分裂、幻觉杀人不远了。」

达米安不跟溜冰党做朋友,「因为他们迟早有一天会被关进监狱,要么就是死在医院里。这种人我见得多了,何必跟他们浪费感情。」

(注:长期服食大麻会导致记忆损害,神经障碍,影响免疫系统和运动协调;大麻吸食者年龄分布广,通常受过高等教育)

1216-06

溜冰党的人生故事,就像恐怖片情节。——丽莎,23岁,曼利湾大学生,摇头党

丽莎并不沉迷毒品,只是爱好蹦迪,而摇头丸恰好是蹦迪的助兴良品,「上夜店跳舞,没有摇头丸怎么行?」

磕下半颗摇头丸,丽莎感觉音乐无比美妙,心情超级快活,对身边一切事物都由衷地满足和欣喜,就像一场酣醉带来神魂荡漾、飘飘欲仙的感受,但是又没有宿醉后的头疼和疲惫。

1216-07

「没有这个,你在里头蹦一个钟就该受不了了,噪音、热汗、狂烈的动作幅度,这是一体力活,有了这个,才能整晚 high 个不停。」丽莎说。

各种毒品里,丽莎最害怕冰毒,有试过溜冰的高中同学给她发色情短信,在周末凌晨4点,「他溜 high 了就群发色情短信,不管有没有交情,不可思议。」「我认识几个溜冰党,他们的人生故事,就像恐怖片情节。」

(注:摇头丸即亚甲二氧甲基苯丙胺,有强烈的兴奋和致幻作用,长期服用可造成行为失控、精神病和暴力倾向,过量服用可造成猝死;吸食者多为年轻人、学生)

1216-08

蘑菇才会搞坏你的脑子,只要一点点,整个人就活在幻觉的世界里。——艾多,27岁,黑镇市待业人士,溜冰党

艾多吸冰毒,因为冰毒便宜,又有效,「四十块钱能玩三天,满世界没有比它更实惠的药。」

「溜冰」让艾多感觉良好,「身上有使不完的劲,贼兴奋,要是有姑娘一块儿吸就更爽了,那些使不完的劲就有地方去了,你懂的。」

但艾多找不到姑娘,他生活的贫穷街区留不住好姑娘,街坊朋友没谁有正经工作,人们拿低保钱买冰毒吸,「都是被社会干翻了的主儿,就剩下逃避现实了。」

1216-09艾多的表哥为他介绍过几份工作,都因为溜冰给弄砸了,「屠宰场搬猪的,货运公司开车的,工作不难,就是耽误我溜冰。我陷得太深了。」

冰毒吸多了会产生幻觉,「能做皇帝梦,也能做逃犯梦,运气不好,幻觉指使你当街杀人,也没准。」

不过,艾多觉得还有比冰毒更恐怖的东西,「吃蘑菇才会搞坏你的脑子,只要一点点,整个人就活在幻觉的世界里。看见漫天神佛,遍地龙虎,这些不存在的东西突然变得如此逼真,让你分不清真实与幻觉的边界。」

「我听说有人搞多了这种东西,脑子醒不来了,彻底陷进去了,或者当时没事,过几年发作起来,对着阳台上的鲸鱼说话,这人就算完了。」

(注:长期吸食冰毒可导致精神分裂、精神障碍、记忆力衰退、脑组织坏死,吸食者多为男性贫民)

1216-10大麻不过是「入门读物」,最没劲的软毒品,抽大麻有什么好骄傲的。——克里斯,29岁,海德堡摄影师,迷幻党

克里斯高中时开始抽大麻,但他嫌大麻太「软」,「是入门读物,最软的软毒品。抽大麻没什么好骄傲的。」

至于冰毒、海洛因这种需要注射才爽的毒品,他又嫌太「硬核」,毒害身体,不敢尝试。

直到同学给他推荐了迷幻蘑菇,一个「新世界」就此打开,「你可以成为一个巡游于水底城市的水分子,一个死过无数次的时间旅行者,一个被抽象3D图画包围的国王,anything,太酷了。」

1216-11

而且,作为软性毒品,迷幻蘑菇也符合克里斯的「健康取向」,「学术界认为迷幻蘑菇对人有益处,我女朋友有抑郁症,吃迷幻蘑菇对改善她的精神状况就有效果,能让她情绪镇定下来,安稳入睡。」

(注:长期服食LSD、迷幻蘑菇,可导致抽象思维障碍、记忆损伤、神经麻痹、休克、肾衰竭,甚至猝死。其吸食者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阶级、创意工作者)

1216-12

吸可卡因的都是大款,就是装呗。——凯尔,墨尔本郊区汽修工,44岁,海洛因瘾君子

凯尔沉迷于海洛因带来的宇宙大爆炸式的快感,「一旦试过这滋味,世上再没有让你提得起劲儿的事了。」

但劲头越大,越难戒断,「戒别的毒品也许可以,海洛因戒不了,发作起来从肉疼到骨头里,连骨髓都是疼的。」

1216-13

凯尔是海洛因二代,父母都是道友,母亲死于海洛因注射过量,「有人问我,为什么你在一个被海洛因搞得稀烂的家庭长大,深受其苦,结果还走上了父母的路,我告诉他,因为我生错了地方,混错了地方,这地方最成功的职业是毒贩子,从小到大,我没见过什么好榜样。」

在凯尔眼里,可卡因是有钱人的玩物,华而不实,「太TM贵了,吸一天可卡因的钱,够我打一个礼拜的海洛因,就它那点效用来说,性价比低得不行。吸可卡因的都是大款,就是装呗。」

(注:长期食用海洛因,可导致免疫系统损伤、骨痛、阳痿、心肺病;吸食者通常年纪较大,低收入者居多)

最后,见过光怪陆离的吸毒者世界一角,要是各位老爷好奇心翻涌,想一试究竟,请再读一遍来自维基百科的信息:

  • 长期服食LSD、迷幻蘑菇,可导致抽象思维障碍、记忆损伤、神经麻痹、休克、肾衰竭,甚至猝死;
  • 长期食用海洛因,可导致免疫系统损伤、骨痛、阳痿、心肺病;
  • 长期吸食冰毒可导致精神分裂、精神障碍、记忆力衰退、脑组织坏死;
  • 长期服用摇头丸可造成行为失控、精神病和暴力倾向,过量服用可造成猝死;
  • 长期服食大麻会导致记忆损害,神经障碍,影响免疫系统和运动协调;
  • 长期吸食可卡因,可导致精神障碍、知觉障碍、被害妄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