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从未后悔拍了这张照片。」——Richard Drew

640vcp7hzqw

2001年「911」事件,摄影师Richard Drew没有拍摄轰塌的世贸大厦,而是聚焦在一个遇难者的坠楼身影。它将其取名为「Falling Man – 坠落的人」。

他一定没想到,这张照片会被载入史册,成为全人类历史的见证。

前些日子,全球最权威时事杂志「Time – 时代」杂志评选出「历史上最具影响力100大照片」,上面的照片就是其中之一。

640uda6f24k

毫无疑问,这100张见证历史的照片「背后的故事改变了世界」。其中有3张照片发生在中国。

「The Terror of War – 战争的恐惧」,越南战争中被美军炮火吓得惊慌失措的孩子,女孩赤身裸体是因为被燃烧的汽油弹击中。

640a08cy120

「Starving Child and  Vulture」,1993年苏丹,因饥饿而匍匐在地的孩子,在一旁静静等待她死亡的秃鹫。

「这是我拍照十年来最成功的一张照片,但我不会把它挂在我的墙上。我恨它。」——Kevin Carter

640

「JFK Assassination,Frame 313 – 肯尼迪遇刺第313帧」,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事件视频中的一帧,那一瞬间子弹击中肯尼迪,一片血雾。

「那场悲剧之后,出于某种原因——不知你会如何称呼它,我失去了对拍照的胃口或欲望。」——Abraham Zapruder

640vu0tmv4i

「Saigon Execution – 西贡枪决」,1968年越南战争期间,南越警察在街头对一名越共战俘的脑袋开枪。

「两个人的生命在那天被毁了,将军的以及这名越共的。我不希望毁灭任何人。那不是我的工作。」——Eddie Adams

2143356

「The Falling Soldier – 倒下的士兵」,1936年西班牙内战,一名士兵倒下的瞬间。

「我头上的那架相机正好拍到一个男人被击中倒下的那个时刻。这可能是我拍过最好的一张照片。」——Robert Capa

640i0e1kacr

「Soweto Uprising – 索韦托起义」,1976年南非,抗议种族隔离制度的学生遭到警察开枪镇压。图中为被击中的学生和他悲伤的父母。

「警察在我面前飞奔,枪击一旁的学生。」——Sam Nzima

640g9rdotdi

「Iraqi Girl at Checkpoint – 检查点的伊拉克女孩」,2005年,伊拉克女孩儿Samar与父母开车回家,在检查点被认为他们携带炸弹的美军袭击,全家人只有Samar幸存。

尽管在伊拉克时有发生,但几乎从未被拍下来,因此我意识到自己正在进行一组重要的拍摄。—— Chris Hondros

64069vegi2u

「Grief – 悲痛」,二战中的前苏联,纳粹屠杀后的冻土。

640t20am1vp

「Boat of No Smiles – 没有笑容的小船 」,1977年,越南战争后选择偷渡到美国的越南人。

「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到没有人微笑,甚至连孩子也没有。 」——Eddie Adams

640p5xtf8d8

「Firing Squad in Iran – 伊朗的行刑队」,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,因「反革命」被枪决的库尔德人。

6405b0j8b3c

「Munich Massacre – 慕尼黑大屠杀」,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,巴勒斯坦恐怖分子袭击以色列奥运代表团,并最终导致代表团全部成员遇难。摄影师拍摄到戴着面具的恐怖分子。

6

「Kent State Shootings – 肯特州立大学枪击案」,1970年,美国大学生肯特州立大学游行抗议美军进入柬埔寨,俄亥俄州国民自卫队向他们开枪射击。

6408mxokg9c

「The Dead of Antietam – 安提塔姆战场上的死者」,拍摄于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的安提塔姆会战后,这是美国历史上日伤亡最大的战役。

9

「Bosnia – 波斯尼亚」,1992年,前南斯拉夫国内种族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,照片中塞族士兵在踢被击中的穆斯林妇女。不久后,波黑战争开始。

64040yjhuhe

「Lunch Atop a Skyscraper – 摩天楼顶上的午餐」,1932年大萧条时期的美国,「安全」并不是人们找工作时会考虑的。

「一旦看过这张相片,你再不会忘。」——Rockefelle中心历史研究员Christine Roussel

640syo2az5n

「D-Day – 登陆日」,二战诺曼底登陆中的美军士兵。

「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,为了拍这张照片,Capa不得不游到那个士兵前面转身。」——Capa当时的编辑John Morris

640t95ibrxy

「The Face of AIDS – 艾滋之脸」,80年代末90年代初,美国陷入对艾滋病的恐慌之中,这张照片第一次把艾滋病人及其家人真实、脆弱的面孔呈现出来。

「我当时并不知道,这会是一张改变人们看待艾滋病的照片。」——Therese Frare

640l62k2nx7

「The Pillow Fight – 枕头大战」,1964年,正是Beatles火遍全球的时节。没有人会想到,在未来他们会闹得不欢而散,更没有人会想到,他们中的列侬会被枪杀。

「披头士再也不会进行一场枕头大战,而我也不可能再次拍到那样的照片了。」——Harry Benson

6404l3c3bb0

「Muhammad Ali vs. Sonny Liston – 穆罕默德・阿里 vs 索尼・利斯顿」,被人铭记的,不只是那个与帕金森综合症斗争的老年阿里,更是1965年的壮年阿里,真正的拳王。

640ygm1fg2i

「Famine in Somalia – 索马里饥荒」,1992年的真实非洲。

5

「Black Power Salute – 黑权礼」,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,Tommie Smith和John Carlos 在领奖时高举戴着黑手套的拳头,以抗议美国种族不平等。此后二人被国际奥委会禁赛。

6408uhh69fg

「Emmett Till – 爱默特・提尔」,1955年黑人青年爱默特・提尔被2名白人男青年杀害后抛尸河中,但2个凶手却被宣判无罪。此事是黑人民权运动兴起的契机之一。

「当人们看见发生在我儿子身上的事后,那些从来没有站过队的人站了出来。」——遇害者Emmett Till的母亲Mamie Till-Mobley

640o20xfdap

「The Hindenburg Disaster – 兴登堡灾难」,图片中的德国兴登堡号飞艇,是当时世界上体积最大的飞行器,它在1937年于美国新泽西州坠毁。

「我真的就是在那个刹那按的快门,一切很快结束了,没有什么其他可以做的。」——Sam Shere

640bfq30qhk

「Cotton Mill Girl – 纱厂女孩」,这张拍摄于1908年的照片,揭露了当时美国童工泛滥的现象。

「摄影可以照亮黑暗,暴露无知。」——Lewis Hine

6403rdaqzgm

「Jewish Boy Surrenders in Warsaw – 在华沙投降的犹太男孩」,1943年德国纳粹驱赶华沙犹太人进入隔离区,照片中是犹太人队伍中举起双手的男孩。

640shyydrq7

「Bloody Saturday – 血色星期六 」,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中的淞沪会战战场,一个婴儿的母亲在战争中死去,只留下他自己绝望地哭泣。

「这是可怕的景象。人们仍然试着站起来,死伤者四散在火车轨道和站台上。到处都是人的肢体。只有我的工作让我忘记所见到的情景。」——H.S. Wong

640b31z6acq

除了这张「Bloody Saturday」,还有另外2张拍摄于中国的照片,入围了「Time」这次评选的「历史上最具影响力100大照片」。但由于某些原因,我只能出这一张。

想看全部100张的观众老爷可以去「Time」官网的专题页面观看,网址在这里:

100photos.time.com

 

1109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