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个假期,不用想都知道,全世界各地的旅游景点一定又全是摩肩擦踵的中国人。

之前去米兰,因为走得匆忙,没手机卡没网络没现金,可独自一人时却完全不担心,因为除了可以和热心的当地人用意大利风味浓郁的英语交流外,只要在人稍微多点的地方,还可以向随处可见的中国同胞蹭网蹭充电宝。

每当这个时候,我甚至感觉自己仿佛在北京的三里屯,上海的新天地,只是外国人稍微多了点而已。

果不其然。太多的新闻头条举例如下:

「中国游客挤爆韩国机场免税店」:

mmexport1476950749337

「日本商场备货迎中国游客,支持微信支付」:

mmexport1476950750548

「天安门广场数千人连夜守候看升旗」——相信我,这种情况后排什么也看不见:

mmexport1476950751673

对于中国人来说,有时候按「」计算会比按「」计算来的准确而直观。这样说不仅是因为中国人的数量众多,更是因为中国人处在「扎堆」的状态下的时间比处在「独处」的状态下多很多。

 

1

在英语里,「Out to Lunch」是个成语。「出去吃午饭」,并不是说这个人真的去吃饭了,字典里的标准解释是「行为怪异,似与现实脱节」。

英国人使用这个成语时,常常伴有一个手势:

食指指向头,并不停晃动,意即怀疑被谈论者很难被信任,或至少对于自己的工作生活不能提供任何实际价值。

在中国,哪怕是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,这句话却和字面意思达到了高度的一致。

时钟一旦指向12:00,无论是国贸还是徐家汇还是写字楼中,此时的工作全部停滞,万人空巷,所有人开始下楼吃饭,身处高层写字楼的白领们常常会为了等下楼吃饭的电梯而无比发愁,经历过的人都会深有体会。

整齐划一的出门去吃午饭,是一个非常有中国特色的现象。

不仅是午饭,在校园,还能够见到成群结队的女生「一起上厕所」,当年的我曾经非常纳闷这样的行为从何而来,难道上厕所要别人帮忙扶着?而且,走在一起还要挽着胳膊。

还有:一起找闺蜜逛街,一起在在KTV唱歌,一起在阅兵时欢呼,一起为坏事捐款做好事,一起干坏事,一起喝啤酒撸串,就连广场舞这种本质是单人舞的舞蹈形式,也被大妈们组成了队列进行操练,一起广场舞

mmexport1476950752860

好像任何事情只有扎堆一起做,才能体现出我们中华民族的兴盛和强大。

 

2

很多人抱着多看看外面世界的目的,独自开始了留学生涯或者跨国旅行,在一开始,总会本能地去接触外国人

  • 但是,事情的转机在于你认识了第一个中国人。

当你在异国他乡认识了你的第一位中国朋友之后,事情就会像癌细胞一样变化并且迅速扩散,热情的人们成立了老乡会,粤语一堆,闽南语一堆,普通话一堆,见面要寒暄,下课了一起去吃饭,放假了一起去逛街。

  • 你不去?好,你就是个崇洋媚外的假洋鬼子。

圈子里总有人乐此不疲的提议去吃火锅,唱KTV,大家扎堆在一起时,说起711里面买的鸭脖子都会两眼放光,深情望向东边祖国的方向。集体在电商网站上采购卖到几美元高价的老干妈,并且以吃擦满老干妈的馍片为荣。

可以,你若是预见了未来可能出现的「扎堆」,从拒绝第一个中国人开始,你就拒绝了一个圈子,没有人会再带你玩,因为你是一个不爱国崇洋媚外跟老外吃饭聊天逛街的假洋鬼子。

哪个男孩子找了个外国女友,那是为国争光;要是哪个女孩子找了个外国男友,那就是婊,贪图性享受。

「纽约时报」曾报道:华尔街的印度人、前苏联人和中国人都很聪明,但前两者擅长团体作战,而后者则倾向于单打独斗。

中国人交往有三部曲:第一步,偶遇然后相见恨晚,你穿好美长好美,用什么化妆品;第二步,你来我往甘如蜜,亲得不得了,你来我家做饭,我去你家Party;第三步,因为共享朋友,交集扩大,但只要有人一挑拨,立即老死不相往来。

印度人通过晋升,已经当了微软、谷歌、诺基亚的CEO,而中国人,还在讨论在硅谷企业升职中如何击败印度人,打破中层的隐形天花板

mmexport1476950753999

扎堆但不团结,这不仅是中国人圈子的独特风景,也是当代中国的一个明显现象。

 

3

连单身狗这种可爱的珍稀动物都不能幸免。

中国人具备一种将除了清明节以外,任何传统或者舶来自欧美的节日过成情人节的能力,每逢到这样的节日,单身狗都会备受调侃:「你妈逼你相亲了吗?

而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最新数字显示:

美国,由已婚夫妇组成的家庭的比例已从20世纪50年代的近80%降至今天的50.7%,这意味着美国8600万单身成人很快将成为新的多数群体。

他们现在就已占劳动力的42%、购房者的40%、选民的35%,而且也是一个购买力最强的消费群体。与过去相比,美国人结婚的年龄更大,同居者更多,同性恋家庭增加,婚姻破裂后的再婚者减少。

在一个成熟且物质生活极度丰富的社会中,人们开始逐渐关注自己的内心生活,不会再因为追求安逸或谋求其他人的保护选择群居。

知乎上一个名为「什么原因让你一直单身?」的问题下,有一个匿名用户留下了这样的答案:

  • 我还没找到自己,如何去找另一半?

这个让人不明觉厉的答案获得了3900多个赞同,但是在知乎上更流行的话题却是「如何跟女孩子搭讪」「怎么追男神」「22岁感觉自己嫁不出了怎么办」,很多人在看到朋友圈里的恩爱照片时,会发自肺腑地感觉受到了伤害。

更不必说来自父母和身边人的压力,「你这么优秀怎么没有男朋友?」「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吧」「你到底是不是Gay?」

39岁的徐静蕾冷冻了卵子,并说:我不认为人需要结婚,甚至引发了「结婚是否是衡量成功的标准之一」的大讨论。

而有些人,仿佛看到别人跟他们不一样,就觉得不顺眼似的。

 

4

前一段时间抗日胜利阅兵时,台湾艺人范玮琪在微博上发出了自己儿子的照片。

评论里面一片痛骂:你居然偏偏选在这个日子晒儿子却不关注阅兵,虚伪的台湾人!

  • 言下之意,你必须开心,不开心就是不爱国,就是独。

再往前一点的天津大爆炸,姑且不论还有多少人记得天津大爆炸这件事。

让人哑然失笑的是:不少公众人物还遭受了逼捐的待遇,尤以阿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为甚,不少网友跑到微博下留言,指责马云「tfboys捐款了30万,你作为首富,应当捐款1个亿」「你捐了就等于我捐了」「你不捐款,我再也不淘宝了」

  • 言下之意,你这么有钱,还不捐款,就是没良心。

2012年,莫言在诺贝尔颁奖致辞「讲故事的人」中,讲了这个故事:

上世纪六十年代,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学校里组织我们去观一个苦难展览,我们在老师的引领下放声大哭。为了能让老师看到我的表现,我舍不得擦去脸上的泪水。

我看到有几位同学悄悄地将唾沫抹到脸上冒充泪水。我还看到在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学之间,有一位同学,脸上没有一滴泪,嘴巴里没有一点声音,也没有用手掩面。他睁着大眼看着我们,眼睛里流露出惊讶或者是困惑的神情。事后,我向老师报告了这位同学的行为。为此,学校给了这位同学一个警告处分。

多年之后,当我因自己的告密向老师忏悔时,老师说,那天来找他说这件事的,有十几个同学。这位同学十几年前就已去世,每当想起他,我就深感歉疚。

这件事让我悟到一个道理,那就是:当众人都哭时,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。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,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。

mmexport1476950755038

对,当「扎堆」成为一种裹挟,让人感觉不到自我时。

我们应当有选择不扎堆的权利。

 

5

隐藏在「扎堆」的表象下的,无非是从众心理和个性追求的缺失。

  • 从众心理

在路上,经常看见一些人围在一起,中间是一些药材,一群人议论纷纷,这个说这药材能治百病,那个说他家哪个亲戚几十年的风湿病就靠这药治好了。于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不一会儿,药材卖光了。

朋友圈的微商,之所以也乐此不疲地伪造和消费者的对话来证明「膜效」,也是这个道理。

mmexport1476950756325

旅游也是一样,你的大姨妈和她隔壁邻居去了哪个景点玩,回来之后和街坊领居天天念叨,后来那一整个小区的人都去过那个景点了。

中国人的从众心理是根深地固在骨子里的。鲁迅在「经验」中写到:「在中国,尤其是在都市里,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,或翻车摔伤的人,路人围观或甚至高兴的人尽有,有肯伸手来扶助一下的人却是极少的。」

从众心理,还有三点深层次的原因:一是认为多数人认为对的一定是对的;二是怕不跟随会吃亏;三是懒得思考,随大流最安全

现在也是一个宣扬个性的时代,但是这种心理却并没有死掉。甚至还有人搬出子曰:「麻冕,礼也;今也纯,俭,吾从众。拜下,礼也」来作为自己跟大家一起做坏事的理由。

但是,这句话的下半句「今拜乎上,泰也。虽违众,吾从下。」却不再有人提起。

 

6

如果说「从众心理」是身体上的扎堆,那么「个性缺失」则是精神上的扎堆。

为什么在思想上扎堆,因为只有扎在一个堆里才是安全的,枪打出头鸟、风摧秀林木,不仅针对行动,更是针对思想。

精神上的扎堆要远比身体上的扎堆更可怕。精神上的扎堆,使得人们既在生活上不敢离群、不敢索居,也在工作上不敢标新、不敢立异,更在思想上不敢独闯、不敢冒进。

有的父母为了培养自己孩子的个性,不顾孩子自己的喜好送孩子去上「特长班」,周末两天六个班,从体育到艺术无不包含其中。若是问一句为什么要送孩子学这些,无非两个答案,或者不为了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,或者培养个性。

大家都学一样的东西,真不知是泯灭个性还是培养个性,虽然如此,但这样的「扎堆」历史却很悠久:

几千年来,中国的士人,中国的学者,中国的知识分子,不论做学问还是写文章,不管论证自我还是批驳他人,必然有一种强烈的归宗意识,一种深刻的求同意识,并最终转变为一种可悲的扎堆意识。

年年电影冲击奥斯卡,年年讨论什么时候能拿诺贝尔奖,甚至过年村头的老大爷都在看谁开了宝马,谁换了奔驰,同学聚会坐下来以后,最让人感兴趣的话题总是「你一个月赚多少钱?」

  • 通过外在的标准化指标来评价一个人,是最省时省力的方式。

英超阿森纳以温和而著称的主教练「教授」温格,在队员被对方球迷嘲笑和讥讽时,评论道:「聪明和愚蠢都没有止境」。同样,爱扎堆和人云亦云,也都没有止境。

前几天,我在米兰,看到了京东通过「时尚发光体」项目,选拔去米兰时装周的设计师:Ivy HU-胡红焱 做的「冒泡的小人」装置。

在忍俊不禁的同时,更是深以为然:

mmexport1476950757468

 

所以,我们到底为什么爱扎堆?